刚性防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刚性防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五大电力集团中25的煤炭已是自给自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45:05 阅读: 来源:刚性防水厂家

五大电力集团中25%的煤炭已是自给自足

【电线电缆产业网】一年一度的煤电谈判又到关键时点。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电煤价格彻底市场化的办法。电煤价格市场化之后,电价政策如何衔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电联)在一份电力经济运行分析报告上透露了电力行业的意见。业内人士称,这份意见实际上就是电企的电改主张。

中电联在10月30日发布的《2012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提出,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应首先建立完善市场化机制,在此基础上推进电煤价格并轨:一是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二是所有电煤重点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大部分市场煤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其电煤运输全部列入国家重点运输计划且将运力主要配置给发电集团,铁路部门优先调度安排电煤运输。

电企的态度与主张

中电联一位人士说,上述内容实际上是电企对当前电煤价格并轨改革的态度和主张,即电价也应市场化,这样才能彻底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的长期矛盾。

电煤是煤炭最主要的一个品种,占煤炭总量的八成左右。2012年,重点合同电煤的量已经从最初的占电煤总量的七成以上降至30%左右。随着今年电煤价格下降,秦皇岛市场煤价格与重点合同煤价之间逐渐接轨,电煤彻底市场化的机会也来临了。

按往年规矩,2013年煤电谈判将在12月开启。新政策一般会提前发布。记者独家获悉,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煤炭中长期合同管理办法》(本报9月份《电煤价格并轨方案征求意见 重点合同将成历史》一文中曾有报道),《办法》取消了电煤重点合同,代之以中长期合同,而中长期合同煤价由煤电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国家不设置基础价格,这意味着电煤真正彻底实现市场化。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电煤彻底市场化今年应该就会体现。

实际上,电煤价格改革应有一整套方案,即除了煤炭价格定价机制外,还有下游电价定价机制及铁路运输的配套措施。中电联上述主张即是电企对应此次改革的主张,核心为:电价同步联动;电煤全部纳入铁路运输重点计划并配置给发电集团。若最终方案如电企所愿,则电力定价也将完全市场化。

其实在2005年底,我国就制定了一个煤电联动的电价政策。不过由于电价与CPI关联度较大,当CPI涨幅很高时,提电价往往有巨大压力。中电联人士称,这几年火电严重亏损,投资意愿降低,与电价不能相应上涨有直接关系。因而,此次电企特别明确: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

要求一次性“算旧账”

面对这次较大的制度性变革,电企还要求一次性“算旧账”。他们提出,推进电煤价格并轨还要解决如下几个具体问题:一是妥善解决好并轨过程中发电企业增加发电成本的补偿问题。二是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问题,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提高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三是加快推进流通领域体制改革,减少中间环节,取缔不合理的中间环节收费。四是解决好局部地区性问题。如,“三北地区”供热机组重点合同电煤比重较高,且煤热价格目前已倒挂,电煤价格并轨后将进一步增加企业的经营压力。

补偿上述“旧账”对于亏损严重、负债率较高的电力行业相当重要。统计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仍然累计亏损,亏损面接近50%。若能如愿以偿,改革后火电企业可以轻装上阵。

不过,这需要相当大的一笔钱。

据悉,中电联已就上述意见以书面形式反映至国家发改委。

煤电定价完全市场化后,不同煤电企业受影响程度不同。如果重点合同量多,且价格远低于市场价的火电企业,将受到最大的冲击。相反,重点合同煤价格低于市场价的煤炭企业,则是受益者。

电煤价格并轨或明年执行 五大电力集团抱团喊冤

作为中国目前仅有的还在实行价格双轨制的商品之一,煤炭价格并轨是今年能源价格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而五大电力集团方面最近表示,电煤价格并轨全国火力发电成本将增加200亿-300亿元,为此建议完善煤电联动机制。

此举被认为是五大电力集团眼见扭转局势无望,于是进行最后的讨价还价。国家发改委能否满足这五大央企巨头的诉求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煤炭价格结束双轨制的实施方案或将于年底之前正式公布,煤电双方的最后博弈将更加激烈。

五大电力集团联名要求“完善”电煤价格并轨方案

“电煤价格明年并轨的消息我们早就听说了,到时候煤炭价格肯定会上升,所以这两个月我们电厂也在趁着煤炭价格没有大涨正大幅度提高库存”,大唐集团旗下一家火力发电厂的总工程师对网易财经表示。

距离年底不到三个月时间,国内发电企业正在为即将到来的电煤价格并轨政策越来越紧张。按照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资深煤炭分析师的预计,按照政策流程,上报相关部门,估计电煤价格并轨方案或将在今年12月中旬前后出台。

于是10月中旬,中电联召集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和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就电煤价格并轨问题举行座谈会。在官方随后发布的消息稿中,五大集团提出“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并轨将进一步加重发电企业经营负担,亟需完善电煤并轨方案”。

这是今年传出电煤价格并轨操作的消息以来,电力企业第一次集体发声。但是,当时中电联并未详细阐述“电力企业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意见和呼声”。直至10月30日,中电联发布今年前三季度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时一并端出了详细方案。

一位要求匿名的发电行业代言人此前对网易财经表示,五大电力集团提出的“意见和呼声”大概可分为三类,一是解决政府对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等问题,二是铁路运力调配主要给发电集团,而不再是给煤炭企业,三是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机制。

从10月30日中电联发布的一揽子建议来看,基本上都是上述三个问题的细化。“发电行业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建议已经通过工作渠道给国家发改委反映上去,国家发改委能满足多少不好说,现在已经是最后关头,就看最后的利益博弈吧”,上述发电行业代言人对网易财经表示。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早在9月份已将拟定中的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并轨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发到了电力行业。“但是此前的方案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国家发改委鼓励的长期合同很难兑现,操作性不强,二是虽然提出要为发电企业减负,但是需要铁道部财政部等部门一起来做,政府之间的协调结果让人不抱信心”,这位行业代言人认为。

火电行业称并轨后一年成本增加200亿—300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电力行业在这次围绕电煤价格并轨提出的建议中,再次重点提到了“煤电联动”。“电力行业希望煤电联动能像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那样形成固定的调整模式,煤价涨跌电价也应该随之上涨跌”,上述行业代言人表示。

中电联10月30日提出,“电煤价格并轨要以深化电价改革和保障铁路运力为先导”,其中首先即是:“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

为解决“市场煤”和“计划电”的矛盾,中国政府在2004年颁布施行煤电联动政策,即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将相应调整电价。

资料显示,这项政策在2005年、2006年和2008年分别实施4次电价上调后就因为金融危机的到来再没有得到执行。由此也成为电力行业近年来最大的心病,也是每次煤价上涨、业绩亏损之时最先提到的背后原因。曾有媒体甚至为此总结出了电力集团“上书式涨价,逼宫式涨价,哭穷式涨价,撒娇式涨价”四种模式进行批评。

但是在电力行业内部看来,火电连年亏损的现实是不能被忽视的。上述要求匿名的行业代言人表示,火电行业已经连续亏损4年,预计今年仍然是亏损。财政部的数据是,今年上半年,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亏损已达51.13亿元。

而按照中电联发布的最新数据,受煤电联动政策不到位、历史欠账较大造成企业高负债导致企业财务费用明显上升,加上今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明显下降,前三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仍然累计亏损,亏损面接近50%。

上述大唐集团旗下一家火力发电厂的总工程师介绍,电煤价格并轨后即便是按照现在的比较稳定的价格关系,每吨电煤将涨价10元-20元左右,他们电厂为此一年将增加成本2000万-3000万元左右。而上述发电行业代言人表示,经过测算,如果电煤价格实施并轨,那么全国火电行业一年的成本支出将增加200亿-300亿元。

专家称解决煤电矛盾最终需推进电力体制改革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在全国现在一年35亿吨左右的煤炭产量中,电煤消耗已经超过一半,而其价格多年来明显低于市场煤价,最高价差达500元/吨,通常价差为100~200元/吨。于是,煤炭行业曾多次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报告,建议推进电煤价格并轨。

在行业观察人士看来,电力行业现在明显是在讨价还价,在明知电煤价格并轨已是必然的情况下,他们希望能从政府那里获得更多的照顾。比如,在中电联的建议中就提出,“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问题,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

上述发电行业代言人表示,此番电力行业提出的一揽子建议如果得不到解决,那么电煤价格并轨就面临风险,“也是不公平的,既然改革了总得提供必要的保障”,他预计,整个电力需求的拐点估计要到2030年才能到来,在这期间电量增长还是要靠火电。

而根据中电联的最新数据,截至9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发电装机容量10.63亿千瓦,其中火电占到7.87亿千瓦,比例高达74%。与此同时,收到消费需求持续放缓、水电大发等因素影响,前9个月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只有3707小时,同比降低269小时。

对于未来形势发展,上述大唐集团旗下一家火力发电厂的总工程师介绍,他们现在已经有意找那些在价格上、供应量上有实力的煤矿去谈判,争取长期合同,“2008年以来就一直是只谈量不谈价,没办法,电厂对此没有任何办法”。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认为,从国际上看,煤炭供应主要是长期合同组成的长协机制,但是这条路径在中国现实中行不通,所以对煤电双方来说都比较公平的是煤电联营。

“五大电力集团中25%的煤炭已经是自给自足的,而神华集团拥有的国华电力这些年非常的也非常好,所以煤电双方都进入对方的领域经营的话也可以对冲风险”,邢雷表示。

“煤炭价格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个还在实行双轨制的商品,所以电煤价格并轨是必须走这一步”,邢雷对网易财经表示,但是在他看来,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要进行电力体制改革,当前“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电力需求也逐渐平衡,正是比较好的改革阶段。”

铜陵西装定制

焦作西服制作

赣州定做工作服

鸡西定做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