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性防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刚性防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泉州85后美女作家吕亦涵读者称她是阴谋女王

发布时间:2021-01-08 02:11:47 阅读: 来源:刚性防水厂家

海峡网6月22日讯(海都记者 刘燕婷 谢明飞 文/图) 我们是在“七彩艺文会馆”见到吕亦涵的。在这处悬挂满古香古色书画作品的展馆里,戴着俏皮黑色小礼帽的亦涵,在这片水墨之中被衬得眉目如画。

85后的亦涵,生长于泉州石狮,是个典型的闽南女子,利落的过耳短发,恰到好处的妆容,散发着时尚阳光的气味。年轻如她,但从她笔下写出的短篇小说已有百余篇,出版过五本长篇小说,包括《良时景归来》《伦敦星光永不散场》《阮陈恩静》,《阮陈恩静》从今年3月开始发行,已累计售出二十几万册。

喜欢她的读者说,亦涵笔下流淌的是诗

喜欢她的读者,说她的笔下流淌的是诗。

创作6年。她几乎认定这一生都不想走出写作的乐土。

别人写的剧情,都不是我想要的

亦涵是闽南理工学院的老师。

像所有故事老套的开头一样,我们不禁会问:为什么走上写作的路?

“因为书上别人写的剧情,都不是我想要的。”具体是什么时候爱上写作,她忘了,只记得初中在报纸上刊载过花季雨季少女的散文,而手边捧着的是张小娴的爱情小说。

“那时候,家里的长辈看到一个稚嫩的小女生却看着言情书,批评总不时会有。他们觉得不合时宜。”从那后,亦涵开始躲起来看书,她看得很杂,但最爱看的依旧是情感类的书。

高中,当大家埋头题海的时候,情感丰富但感情经历并不丰富的亦涵拿起了笔,开始构思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与爱情有关的故事,写完后,出版了,都不敢让家里的长辈看,也不敢让学校的老师看。”

接下来,又有了第二部长篇爱情小说的面世。快到高考,母亲隐约知道,女儿正在“勤耕笔头”,只好下令让亦涵“禁笔”专心高考。

就像一团热烈的柴火,被浇下一桶灭火的水,要再重新燃起,是漫长的等待。进入大学,就读工商管理专业的亦涵,再没重新写作,“各种书依旧在看,不读书的夜晚无法入眠。但那时候自己想得最多的是,毕业后要当个女强人,成为一名高管。”

作品越多 朋友越少

在记忆的标尺里,亦涵总觉得2010年还是个很新的年头。

这一年,已经毕业的她是一名高校老师,大把的课外时间,是高校老师最令人羡慕的事。“工作之余的时间多了。这一年,是我真正重新开始想要认真地写故事,我默认它是起航年。”

这个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女子,偏偏要靠才华。当别人将时间用于聚会唱K,她躲在家里写小说;当别人逛街喝咖啡,她躲在家里写小说;当别人看电影追韩流,她躲在家里写小说……作品越多,朋友却越来越少了,“这是一种写作所必须承担的负面影响,朋友少了,是因为你没有那么多心力去做共同的事,他们理解,而后邀约就不再发来了。”

亦涵有股无奈感,“不过,也因为写小说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2015年,泉州文学史上首个小说组合——“文都六人行”横空出世,由胡建志、刘建燃、北辰、青蛇、吕亦涵、张美娜六位青年小说家组成。“每个人各写各的,擅长的领域不同,但每月都要聚在一起,第一时间分享各自的新作,互相给建议,并同在《刺桐》上刊载新作,是以文会友的组合。”

畅销作家 阴谋女王

“写东西真的会让我特别的开心,人特别的放松,这是我最好的业余生活方式。”亦涵的作品多为现代都市小说,无论书写商场或情场,都带有深厚的悬疑色彩,主要的读者群是青少年,因为文笔细腻又擅长写虐恋,她被读者冠以“阴谋女王”、“后妈”的称号。

最新出版的《阮陈恩静》是以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香港餐饮业及泉州南音为背景的悬疑爱情小说。自今年3月1日出版,上市第一周十万册便售罄,短短两个月连印五版,已有二十多万册的销量。新书一上市,便登上当当全国“新书热卖档”第一名。新书里浓厚的泉州气息从纸面溢出,泉州南音的旋律时常萦绕作品中,许多泉州民俗文化穿插其中。当读者们抱着新书,憧憬着书中的剧情时,亦涵家中看惯了金庸武侠的老外公却极不捧场地说了句,“为什么这么难看呀!”亦涵说,外公是真心的,但自己却觉得很有反差萌。

每一部作品面世前,都有一段特别烧心烧脑的历程。从一开始的构思,人物故事脉络的安排,有很长的预备期。亦涵写《阮陈恩静》,是在去年的暑假,“开始写就很难停下来,写这本书,基本上每晚就睡一两个小时,不是不睡而是睡不着。夜里两三点开始睡,但脑子里旋转着的依旧是故事的发展,梦里常常灵感闪过,就又爬起身来,继续写,天还未亮。”她就像用尽了使牙齿都发酸的力量去创作,但身边的家人,更多的是不舍得,“不舍得你不吃不喝不出门,坐在电脑前一二十个小时不挪身。妈妈觉得我写作好辛苦,会说‘你可以不要这样拼,出门走走可以吗?’”写长篇小说,最大的炼狱是在最后的那几万字,“就像黎明破晓前的黑暗”,亦涵托着下巴说,这几乎是每个作家的通病,“只要周围有一丝声音,就写不出文字来了,只能找个安静的宾馆把自己关起来。”从动笔之初到结束之时,亦涵说,数不清自己已修改了多少次,将第一版与最后一版拿出来,竟找不到几句完全一样的话。

催婚“紧箍咒”

除了写作,工作中的亦涵有一句口头名言:你连工作都做不好,还有什么事能做好。每周的课不多,但是学生却很爱跟她亲近,有很多也是她的读者,“女生们喜欢和我聊感情的事,倾诉每一阶段的心事,也许在她们心里我就是个知心姐姐。”

生活里的她热爱古典乐,偏爱勃朗姆斯和癫狂时期的舒曼;也爱旅行,每次旅行她偏爱住上一段时间,细细感受风土人情,这些旅行地往往会成为她小说里故事发生的地方。她说,自己现在已经着手在写新的长篇作品了,会有很长的一段故事发生在英国,“写长篇最怕人家看完觉得不切合实际,所以这个暑假,我将去英国呆一个月,感受当地生活和观察是最重要的。”

目前还单身的亦涵,也会收到家中长辈的各种催婚“紧箍咒”,她说自己不确定未来会活成什么样,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写作终将继续。

希望,聆听一则故事,能让你找到一次心灵的共鸣,也欢迎您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或联系公众号“花巷”,告诉我们你身边有意思的小人物。而我们的“留言铺”,随时等着听你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重庆牛皮癣在哪治

重庆市哪些医院专治牛皮癣

杭州复旦儿童医院科室列表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的症状特点有哪些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白癜风患者的护理保健 从三方面对白癜风进行预防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