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性防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刚性防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民营医院能否做一条合格的鲶鱼中国消费网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5:04 阅读: 来源:刚性防水厂家

本报记者 陈莹莹摄

随着国家对社会办医支持力度的加大,各地涌现出一些规模较大、服务能力较强的社会办医机构,对于满足公众的医疗需求发挥了重要作用。民营医院被视为市场化的“鲶鱼”,人们期望它所发挥的“鲶鱼效应”,能打破医疗资源垄断、优化医疗资源配置、促进市场良性竞争。但在现有医疗服务体系中,这条“鲶鱼”要搅动一池春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病人为何愿来

平时有个头痛脑热,都会来附近的民营医院看病配药;花钱买的就是时间和服务,服务质量好,贵些也能接受

2015年1月16日下午,北京市民刘阿姨来到位于菜市口大街的健宫医院。已近傍晚,门诊大厅井然有序。没怎么等待,刘阿姨就挂上了号。“入医保后,挂号费只需要两块钱。”刘阿姨说,平时有个头痛脑热,她都会来这里配药。

健宫医院的前身是原北京建工集团所属的职工医院。改制后,这家医院成为凤凰医疗集团旗下的一家股份制医院。吸引刘阿姨来这家民营二甲医院看病的原因很简单:离家近、入医保、排队时间短。

“医生开药前,会明确告诉我入不入医保,自负部分占多大比例。”刘阿姨说,除了感冒咳嗽,她还在这里治疗腰肌劳损,但若遇到常见病痛之外的较大病痛,她还是会去公立的大医院。

与刘阿姨的主动选择不同,史旻选择在民营医院分娩的一大原因是出于无奈。

2014年3月,怀孕两个多月的史旻开始寻找公立医院建立生育档案。但多家三甲医院的妇产科都明确表示:预产期在当年年底前的孕妇很难建上档。史旻不得不去民营医院。

2014年10月28日,史旻在美中宜和妇儿医院的丽都院区顺利产下孩子。打完折后,产检与分娩套餐仍需要支付4.8万元,价格远高于在公立医院的花费,而且不入医保。不过,史旻却觉得值得。“花钱买的就是时间和服务。”史旻说,“民营医院的考量标准是口碑和知名度,服务质量好,贵些也能接受。”

医生为何而留

公立医院科研考核的评判体系和航母式的医联体,导致压力较大;民营医院新设备上得快、人事制度和薪酬激励制度灵活、价格机制灵活

当《经济日报》记者联系到于莺时,她的身份已经从微博认证的“协和医院急诊科大夫”变成美中宜和医疗集团综合门诊中心CEO。

“日程已经满到以小时计算。”于莺说,为了打造理想中的全科诊所,她的周末也排满了工作。

一年前,于莺从协和医院辞职,当时曾在朋友圈引发了不小的震动。“我不想和科研考核大夫的评判体系玩了:航母式的医联体最终会让专注于临床的一线大夫尤其是急诊科医生不堪重负。”

而河北沧州市育红口腔医院创始人张其柱,则已在民营医院领域打拼多年。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张其柱在沧州市口腔医院进修后,并没有回到乡镇医院,而是选择了单干。“每月20多元的工资太低,家庭负担太重。”张其柱说,在那个年代,公立医院的大夫扔掉铁饭碗是件新鲜事儿。但他愣是靠着自己的技术和信誉,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几年后,他的“张其柱口腔诊所”开到了沧州市区。

“当时,跑卫生局、税务局、工商局,手续相当麻烦,将近半年才拿到医疗机构执照。”张其柱说。一年前,经沧州市卫生局批准,张其柱口腔诊所正式成为沧州育红口腔医院。目前,医院有执业医师30多名,面积1000多平方米。

张其柱总结说,和公立医院相比,自己具有三大优势:一是新设备上得快;二是人事制度和薪酬激励制度灵活;三是价格机制灵活,对于经济困难的病人可以适当减免医药费。

医院往哪里走

政策导向和市场意图难以完全合拍;民营医院盈利要返回到医疗机构发展和公益性服务上,而不能用于股东或者管理者分红

2010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鼓励社会力量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2014年初,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

在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中国卫生经济学会理论与政策专委会秘书长陈秋霖看来,这些政策对发展民营医院寄予同样的期待:增加供给、补充医疗服务;增加竞争、提升效率;促进投资和消费、推动经济发展。

2014年,文件中的提法从“社会资本办医”改为“社会力量办医”。陈秋霖认为,两个字的改变传递出重要的政策信号。

“资本是需要回报的,但医疗领域的特性决定了社会力量进入不能以营利性为主要目的。”陈秋霖说,政策鼓励社会力量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但真正吸引的往往是逐利的社会资本,从而导致政策导向和市场意图难以完全合拍。

从国际经验看,医疗体制分两大类。一类以日本与荷兰为代表,禁止出现营利性医疗机构;另一类则对公立、私立非营利和私立营利性医疗机构采取不同的法律制度,不同的财税、价格和监管政策。即便是在以私立医院为主体的医疗体制中,非营利性医院也占更大比例。

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说,非营利性机构并非没有盈利,关键在于盈利要返回到医疗机构发展和公益性服务上,而不能用于股东或者管理者分红。

“营利性医院在工商部门注册,会有税务跟进;但非营利性医院在民政部门注册,拥有免税的优惠,难以得到税务的监管。”陈秋霖认为,要消除民营医院的监管盲区,非营利性医院的所有收入和支出必须在税务部门的监控下向社会公开。

“优质的民营医院往往具备两个特征:由真正的医学团队主导发展;有一定的历史积淀、而不是挣快钱。”陈秋霖说,目前国内生存环境较好的民营医院要么走高端、要么吃医保,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优质。他说:“有一些民营医院兼具公立体制的坏毛病和市场的坏性格。中国民营医院的发展应符合行业特点与规律,要有考核、问责与担当,实现自身良性发展。”(经济日报记者:陈莹莹)

保定西装制作

拉萨工服订做

泰安定做西服

吴忠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