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性防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刚性防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燕山石化被指占用河道建厂妨碍泄洪

发布时间:2020-03-04 12:41:56 阅读: 来源:刚性防水厂家

[导读]目前一些地方受经济利益驱使,往往会随意增减一些泄洪河道的宽度。占用这些河道的土地,可能是因为土地便宜。这需要当地水利部门负起责任,行使好权利,执行好督察任务。

被挤占的泄洪道

一场特大暴雨,让位于北京西南角的房山区成了重灾区。截止到7月26日晚北京市防汛指挥部公布的数据,此次暴雨造成北京77人遇难,房山区就占了38人。房山区区长祁红此前表示,此次房山区受灾人口达80万,经济损失61亿元。

根据北京市公布的遇难人员名单,到目前为止,仅仅房山区韩村河镇东南章村就遇难6人。东南章村地处平原,周围并没有大的河流,单纯暴雨带来的积水上涨,居民完全能有时间爬房躲避,何以造成重大伤亡?

哪里是河水暴涨?明明是山洪冲来了,跑都没有时间跑!一位当时在场的东南章村民激动的回忆,他的说法得到其他村民的一致认可,他们认为洪水来自北面的山上,甚至可能来自东南章村以北十几公里外的龙宝峪。

山洪奔袭8公里

7月26日中午,天空又开始下起毛毛细雨,沿着穿过周口店镇、紧贴北侧大山的周张路,《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来到了距离山区最近、受灾严重的娄水子村。娄水子村正好位于群山的一个豁口处。

据当地居民介绍,这里的山并非燕山的一部分,而是太行山的余脉。从娄水子以北近15公里处,有一条从房山北部穿过的108国道。整个山区从东南向西北延伸开去,其中包括不少北京著名的风景区,比如上方山、银狐洞等。

娄水子并不是洪水最早淹过的村落,娄水子往上还有黄院村。房山区周口店镇专业森林消防中队队长赵卫国告诉记者,当天在娄水子这个地方,汇集了来自山上黄院村、龙宝峪、黄山店、道黄峪等处远远近近的山洪,分别从三个口向娄水子直灌而下。

下午4点钟开始来洪水,五六点钟正好是洪峰,直到晚上9点才开始变弱。赵卫国介绍,洪水给娄水子村带来了巨大破坏。7月24日,记者在该村的街头看到,一辆出租车被水冲得前轮挂在石头上,道路上到处是没脚的淤泥。21日那晚一个5岁的小孩被水冲走,名字已经列在遇难者名单上。

淹没完娄水子后,洪水继续向下冲,横穿房易路,从辛庄村北边的铁道桥旁穿过,将这里的铁道地基冲掉,造成铁轨悬空。辛庄村63岁的马大爷说:虽然辛庄村子受到的破坏很少,但是由于淹没了房易路,那天晚上村子里很多车子开不回来,直到11点之后水退下去一些,才敢开回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洪水冲到了瓦井村。瓦井村地势较高,很多村民住的又都是楼房,洪水造成的危害不大,但是瓦井村东南的南韩继村,情况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南韩继村靠近房易路一侧的厂房、店面几乎全部成为废墟。一家名为申诚雷鹰瑜航商贸有限公司的运输企业,屋里到处是淤泥,负责人刘女士诉苦:我们的损失至少200万元,十几台跑长途的大车都开不了了。

我们就站在卡车上,不时看到从上面冲下来人,救了好几个。 公司的员工小唐有些不愿再去回忆当时的情境。一个瓦井村22岁的女孩从上面漂下来,抓住一棵只有手腕粗细的树大喊救命,小唐和同伴将床单撕成布条,终于把她拉了回来。晚上7点钟,洪水到腰了,9点钟,洪峰最高,我1米8的个子,水淹到脖子。

根据公开的遇难者名单,此次山洪中南韩继村遇难3人,瓦井村遇难1人。

淹过瓦井和南韩继后,洪水继续沿着低洼地势冲到下游的尤家坟村,沿着尤家坟村南边的大片农田,终于到达了伤亡最严重的东南章村。

山洪来得很快,晚上9点钟到脚脖子,马上就到了膝盖,不到10点,就有1米5了。东南章村一位女村民说。东南章村有一条岳琉路,路上正好有不少车辆和行人,虽然水高过路面只有1.5米,但是冲力不小,将不少汽车和行人带入马路南侧的大坑,大坑有好几米深,汽车和行人一下就沉了底,造成了前面的惨剧。这些大坑一个连着一个,原来是一条老的河道,干了好多年了。这位村民说。

至此,山洪在如猛虎下山之后,在平原上奔腾了近8公里,水势终于在东南章村的大坑中减缓下来。

泄洪渠道被占用

村民石健今年60岁,在娄水子村土生土长,听到记者询问泄洪渠在哪里,他不禁感慨万分:还有什么泄洪渠,过去的河道基本上没有了。石健回忆说,1962年,也就是他10岁的时候,在村子旁边,还能看到一个大水坑,叫老河湾。现在,这个坑早已经填平了,连名字也不叫了。

娄水子村原来围绕着多条河道,分为南河、北河和东河,可现在,这些河基本上都留在年长村民的记忆里了。

石健回忆,南河被改造之后,砌上了土坡,河道窄多了,宽度从原来的近20米变成不到10米。东河原来有10多米宽,现在被埋进一公里多长的水泥管子,铺在村子街道下面,成了一条暗河,宽度也变成只有2到3米了。至于北河,干脆就不见了。可正是因为有这些河道,上个世纪60年代发生的特大洪水,并没有对娄水子造成多大损失。

这些河道被改造或者填埋之后,土地都用来搞了经济生产种地、盖房、建厂。这些河道至少十几年没有水了,谁还会警惕有山洪啊?石健说。

原来从山上下来的水,在流经娄水子村时,有三个出口。现在,这三个出口下面的河道都已经浅得几乎难以辨认,淹没在乱石、杂草中。不仅如此,河道的用地也多被有经济头脑的村民利用上了。你可以去娄水子村周张路上的那个小桥看一看,有很多石板厂堵在那里,这次都被水冲了。石健对记者说。

记者赶到那个小桥所在处,果不其然,桥洞正对着一家石板厂,而且石板厂还砌了两道围墙,包裹住曾经的河道。石板厂的投资者刘景真有30多岁,是土生土长的娄水子村民,他表示自己以每年几千元的价格租下这片地用来办厂,已经十几年了。这个河沟我小的时候还有点水,现在基本上都是干的。

刘景真叹息这次大水让他损失惨重:水来的时候有两米深,把我的院子淹没了大半,损失至少有十几万元。他表示,建在这里的石板厂并非他一家,往后数还有二十多家。

建在河道上的大工厂

不单是村民办的石板厂,就连国营企业燕山石化也选择了在这里建厂。

此次洪水在跨过房易路时,一举冲垮了燕山石化的燕山合成橡塑新材料有限公司。该公司北墙已经被冲垮,南墙也冲掉了大部分,至于设备,则在洪水经过时完全浸泡在水中,货也被冲走了不少。

我们损失很大。该公司一位车间主任,指着堆在厂区北侧的三四个大罐说。你看到那些大罐了没?这些大罐都是从燕山石化运来的,本来想焊接上用来装东西,没想到遇上洪水,几个大罐罐体被撞得破破烂烂。

辛庄村63岁的马先生说:我小时候念书时,还没有燕山石化的这个厂子,它所在的地方原来就是河滩,那时河道比现在宽多了。马先生回忆,小时候也曾发过洪水,但是大水都从河道上走了,没造成什么危害。

由于燕山合成橡塑新材料有限公司等几家企业厂房的挤占,现在通过房易路的泄洪道变得很窄。站在小桥上,可以看到湍急的流水冲过小桥,两岸紧逼的厂房就像高耸的峭壁。

燕山合成橡塑新材料有限公司的那位车间主任则表示,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这块河滩就成为了东方炼油厂的库房,两年前,库房才被批准建成了工厂。企业是高新技术企业,有200多人,属于燕山石化和房山区共建企业,主要是帮助当地就业和支援当地经济。这次同时被重创的还有其对面的福润橡塑有限公司,该公司围墙被冲垮、大罐被冲倒,生产的蓝色塑料桶很多也被冲得不知去向,据公司员工说,损失至少几百万元。

尽管他们在此建厂有自己认为合理的理由,可惜山洪不管那么多,它总是要找回属于自己的出路。

亡羊补牢

很多村庄本来的问题是缺水,这种情况持续了10多年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各个方面都忽视了发生洪水的可能,尤其是这样60年才一遇的洪水, 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马金说,特大暴雨固然是造成灾难的最主要的原因,但是对泄洪的忽视带来的教训,更值得我们去总结。

马金表示,尽管有的河道可以干涸十几年,但是这些河道却可能担负着重要的使命,那就是一旦遇到特大洪水,可以用来排洪。因此,河道的存在都是有规划的,要让各方面认识到,这些河道被占用是很危险的。

举一个例子,清华大学校内有一条河,虽然只是校园内的河,但是其实它有在重大水灾情况下排洪的作用,马金说,它也是万泉河水系中重要的一个支流。

泄洪河道有多宽、多深,则是根据50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的洪水量计算出来的。洪水这个东西,往往不来则已,一旦形成,势头很猛,马金解释,北京温榆河、潮白河之所以有的地方水面很宽,就是因为形成洪水后冲刷出来的。因此,设置泄洪河道要科学计算过水量。

一个问题是,目前一些地方受经济利益驱使,往往会随意增减一些泄洪河道的宽度。占用这些河道的土地,可能是因为土地便宜。马金表示,这需要当地水利部门负起责任,行使好权利,执行好督察任务。

对于媒体对这次北京暴雨防汛的质疑,房山区防汛办信息部门负责人王子璇表示,房山防洪方面的检查由房山区水务局负责,政府对此都有明确的规定,而房山水务部门也都进行了定期的排查。排查一旦遇到问题,水务部门都会给企业下通知单,令其整顿拆迁。感谢媒体的提醒,今后我们会更加努力去检查。

记者注意到,在经历此次事件之后,很多村庄开始自发开挖村子里的防洪渠。瓦井村东侧一条宽近3米的水沟,正在由施工队加紧挖掘、维护,深度也达到了3米。在尤家坟村,一条从房易路连接到村口、原来只有一米多深的水沟也已经被加深了一倍多。

但这还是差得太远,瓦井村60多岁的村民李先生说,他们曾挖到从前的沟底,你知道有多深吗?有5米深!所以,我觉得防洪沟的深度和宽度都还需要大大加强。

济南订做西装

河北定做劳保工服

临沂工作服定做